谢教授的来信
谢教授的来信
  • Chi Institute
  • 2015-12-01 13:21:01
  • 来源: 谢慧胜
  • 自创立Chi Institute 以来,中兽医成为了数千名西方兽医的学习目的地,他们的职业生涯与生命都在学习这门历史悠久的学科的过程中被不断充实与更新。

    亲爱的朋友和同行们:

    孩提时代,我的祖父曾经告诉我: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有自己应该前行的方向,只要足够勤奋,你必将发现属于你的那条路。而今,我坚定的相信:通过 ChiInstitute  (佛罗里达中兽医学院)这个教育平台来推广中兽医的知识与应用,就是我毕生前进的方向,也是我生命最终的归属。

    然而,罗马古城并非一日建成。寻找我的人生之路,也更像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历经数年,伴随经历很多人与事之后,属于我的这条路,才在眼前逐渐清晰起来。现在,我非常希望和你们一起分享我建立Chi Institute的有趣故事和历程。

    1992年, 我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当的我北京农业大学的一名副教授。在访问了几美国当地的中医学校之后,我困惑的发现将自己专门教授五行或八的学府些学校通常只专门教授五行或八。而事上,无论五行学说或八纲辨证,都是传统中医里最基核心的理论,二者密不可分。从那起,我就在反复思考如何开门新的医学习课 ,可以将两个最核心的基合二一,用最通俗易懂的方式来教授医。

    在1994年,我携全家定居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并和当地的兽医们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其中的一部分曾接受过针灸的学科训练。然而,我却惊讶的发现,尽管经过数年的学习,这些美国兽医却并没有真正的将针灸应用到临床诊疗中。这些兽医告诉我,他们曾接受的针灸培训项目主要集中于理论学习,基本没有安排实操训练,更不用说学习如何将其应用于动物临床诊疗中。使我感到非常痛心的是,中兽医(Traditional Chinese Veterinary Medicine)一词在当时的美国还没有出现,他们根本不知道针灸仅仅是中兽医不可分割的一小部分。至此,我不得不再一次思考在美国开展中兽医推广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后来,在1994-1997年间,我被美国多所兽医学术组织邀请讲授兽医针灸,期间还应邀到爱尔兰,加拿大和日本等地讲学。讲学过程中,我不断强化中兽医(Traditional Chinese Veterinary Medicine)这个学科概念。尽管当时,中兽医一词在西方世界还十分新颖,但众多当地兽医对于这门中国古代诊断治疗体系所表现出的极大学习热情与积极性,确实让我备受鼓舞与启发。在给美国肯塔基的一个针灸学习班授课之后,一名马兽医师走过来和我说:谢教授,您一个小时的授课内容,澄清了我脑海中20年来所积累的疑问;而另一名加拿大兽医则哀叹我的授课时间太短,不能尽兴;一位资深的针灸教师在我授课后评论:“谢教授的创新教学方法,的确使得这门复杂的古老学科变得易于理解和掌握”。这些鼓励的言行加上先前对西方世界中兽医教育项目的质疑,最终促使我在1998年成立了Chi Institute,并以此作为教育平台来传播中兽医知识。同时, 经过多年努力, TraditionalChinese Veterinary Medicine (TCVM, 中兽医) 正式地出现于美国词汇中。

    自创立Chi Institute 以来,中兽医成为了数千名西方兽医的学习目的地,他们的职业生涯与生命都在学习这门历史悠久的学科的过程中被不断充实与更新。亲爱的朋友们,无论中兽医即将成为你的学习目的地,或者只是生命中停留的驿站,我都衷心的欢迎你们:请打开心扉,让我们一起走近中兽医这门深邃而新颖的知识体系!

    谢慧胜博士  校长, 创建者

    Chi Institute, 佛罗里达中兽医学院  

    72小时热文
    品牌专栏
    热点资讯
    • 每日
    • 本周
    • 本月